您的位置:首页 > LED装配

LED行业回暖难掩结构失衡内伤 上市公司压力山大

日期:2018-09-01 03:31:23 点击:0 来自:本站 作者:

  LED照明炙手可热,短短几个月内便实现从沉寂到繁荣的过渡,诸多行业大佬们对此也始料未及。但在行业回暖的背后,LED行业的价值回归并未柳暗花明:市场低端化竞争激烈,产能过剩担忧高悬,扶持政策左右为难,这些都让投资者心中始终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背光和照明是LED目前应用的两大主导方向,具有一致成长预期。针对市场广泛争议的“LED将成为第二个光伏产业”的观点,中国证券报记者前往国内LED业最发达的广东东莞、佛山、珠海、中山等地进行了调查。业内相关上市公司、专家学者向记者介绍,我国民用照明市场巨大,LED业增长前景可期。不过,LED业进入门槛较低,大量低端产能聚集下游,依靠低价占据低端民用市场。虽然上市公司开始发力渠道建设,加紧抢占市场营销高地,但仍面临市场份额过低的问题。基于LED与光伏业的行业性质和市场定位差别较大,记者所采访到的多数业内专家和企业均不认同“LED将成为第二个光伏产业”的说法。

  “只要有土地的地方,都是做灯的。”中山市古镇的张师傅的说法或许有些夸大。张师傅在古镇经营私家出租车10年有余,对于“中国灯饰之都”古镇的灯饰业发展历程了然于胸。

  古镇官方数据显示,全镇总面积47.8平方公里,常住人口15万人,全镇拥有灯饰及配件工商企业1.27万家,灯饰商户达7497家,去年灯饰业总产值达158.1亿元,占全国市场份额的60%以上,出口总额达5.0亿美元,产品出口范围包括130多个国家和地区。

  古镇就是中国灯饰行业的缩影。在经历了白炽灯、节能灯的浪潮后,如今LED照明再次成为主角,让有着30多年历史的古镇灯饰业一派繁荣。

  当张师傅的车停靠在古镇瑞丰灯饰城时,一片灯饰的海洋瞬时出现。瑞丰灯饰城是LED组件的专业性市场,聚集了灯珠、驱动电源等各环节厂商,来自全国的LED生产商从这里购进组件,这里的LED产品也输向全国各地。

  “我老家在湖南岳阳的乡镇上,亲戚们装修房子现在都用LED灯。”说起LED的快速普及,瑞丰灯饰城庆悦照明销售店的女销售员一脸惊诧。不过,对于亲戚们购买的LED灯饰品牌,这位销售员则表示:“品牌太多了,说不清是什么厂家生产的。

  记者在瑞丰灯饰城调查发现,LED照明行业的崛起拉动了大量低端产能上马,上述女销售员销售采用欧司朗芯片的产品价位稍高,而很多小厂商采用的是低端芯片,价格上更具优势,在低端市场也更具竞争力。即使在瑞丰灯饰城,不同销售店的产品水准也是参差不齐,在很多销售店的背后,其实便是一家本地LED生产工厂。

  中国证券报记者还接触到来自各地的LED组件采购商,他们有的是替公司大规模采购,有的则是“哥几个一块做点灯”。从底座、电源、开关、连接线到外壳,所需的组件在灯饰城里一应俱全。

  “现在有些小厂就雇几个人,采购组件回去就可以生产LED产品。比如一个3瓦的LED球泡灯,如果以批发价采购所有组件,成本在7元左右,而市场上最少可以卖到15块钱以上。”瑞丰灯饰城庆悦照明销售店的唐女士介绍,现在LED产品的各种组件已经标准化,只要购买这些组件,都可以自己组装,生产者的利润非常可观。

  记者在古镇采访时也注意到,“全民皆灯”已是当地经济发展的支撑,从白炽灯、节能灯到LED灯,日益发达的灯饰业让这个小镇持续繁荣,灯饰替代需求提供的市场机会也在当地赚足人气。古镇居民向记者介绍,受灯饰业赚钱效应影响,古镇的资本更青睐实业,对房地产开发反而热情不大。

  “如果我早些年也做灯,现今就不用开出租车了。”上述张师傅对通过做灯致富的人羡慕不已,不过他也从中分得一杯羹:LED行业的回暖让从广州、深圳、东莞等地前来的客商日益增多,这些客流为他每月的出租车生意带来六七千元的收入。

  古镇位于中山市西北方向,虽然中山市一直处于全国灯饰行业老大地位,但没有一家本地LED照明业上市公司。而A股公司中的众多LED龙头,环踞在中山市四围,包括广州的鸿利光电、珠海的德豪润达、东莞的勤上广电、佛山的国星光电和佛山照明。深圳市则占据其余的半壁江山,拥有长方照明、瑞丰光电、雷曼光电等9家A股LED上市公司。

  行业转暖让这些公司的股价炙手可热。进入五月,A股LED板块强势崛起,申万三级行业的20家LED上市公司中,17家公司月内股价累计涨幅超过20%,士兰微、长方照明、三安光电、鸿利光电、德豪润达、南大光电6家公司的累计涨幅则均超过40%以上,领先于大盘走势。

  在股价疯狂上涨的背后,市场人士对其基本面的预期也趋于乐观。在走访广东LED上市公司的过程中,中国证券报记者看到了类似古镇的LED照明热。

  “LED市场似乎疯了!本来预计今年下半年市场起量,谁也没想到会提前到三、四月份开始,LED照明已正式放量。”德豪润达董事长王冬雷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

  王冬雷介绍,LED市场快速升温,目前新建商场以及商场改造都启用LED照明。广东省今年的路灯招标也比去年的量大很多,由于去年正处于政府换届,今年广东各个市都在实施新项目,他相信路灯市场比去年会有较大提升。记者在走访过程中发现,许多大型LED厂商生产安排紧凑,“手中订单都做不完,需求量突然超过预期,整个市场产能也跟不上,大部分封装企业都处于满产状态。”王冬雷称。

  勤上光电此前主打户外照明,从今年开始,室内商业照明的爆发式放量,让公司忙得不可开交。公司与广百百货、西安民生、上海易初莲花超市等几大百货公司达成合作,还大量向众多高端酒店供货。主要从事封装环节的国星光电,目前的封装线产能也达到满负荷状态,公司副总经理党建忠介绍,公司LED业务包括芯片、封装和应用照明环节,公司还将扩大封装生产线,提升封装产能以争取产能翻番。

  在勤上光电管理层看来,室内照明领域发展条件的成熟,将为LED行业带来“甜蜜期”。公司副总裁祝炳忠给中国证券报记者算了笔账,假设可替换40瓦白炽灯的LED灯功率为3瓦,设计寿命为4万小时,单价40元。可替换40瓦白炽灯的节能灯功率为8瓦,设计寿命为6000小时,售价12元。在商用领域,每度电按1元计算,单个LED灯每年比节能灯可节约电费15元,商用照明可在2年左右收回LED产品购置成本。在民用领域,每度电按0.5元计算,单个LED灯每年比节能灯可节约电费4.56元,民用照明可在6年左右收回LED购置成本。“LED灯在商业领域应用的条件已经成熟,但在民用领域仍面临价格过高、成本回收期较长的问题。随着LED产品价格的进一步下降,民用领域使用条件将逐渐成熟,届时照明行业也将进入‘甜蜜期’。”祝炳忠称。

  中国证券报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对于行业宣称的“千亿”市场空间,即便是LED业内上市公司也不敢过高估计其对民用市场的掌控力,就如同古镇“LED热”所展示的,赚钱效应刺激越来越多的资本进入这一领域,凭借低成本、低价格占领低端民用LED照明市场,在上市公司尚未迅速适应市场转型时,低端市场的竞争已经白热化。

  中信建投数据显示,国内从事LED产业厂商高达4000余家,且现阶段LED产业结构处于失衡形态。2012年中国大陆整体LED产值虽达2059亿元,但其中1590亿元属于下游终端应用,占比77.2%,而上游LED芯片产值仅72亿元,占比3.5%。这种现象导致传统销售代理商在看好行业前景,争相进入LED领域的同时,却又在低端产品和高端产品之间踌躇不定。

  “以前是不敢做LED产品,因为技术、市场都不成熟,现在时机比较成熟,未来LED肯定是大趋势,现在我们经销的节能灯占比正逐渐减少。”一家大型LED上市公司的销售代理商东莞市华盟电器照明有限公司总经理黄少松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目前LED产品占公司照明产品的比例大约为20%,一年大致可以达到100多万元的销售额,未来还会继续增长。

  黄少松是最早“嗅到”LED灯饰市场启动的先行者之一,其从事灯饰经销20余年,从最初的白炽灯到后来的节能灯,再到果断做起LED照明产品经销。黄少松逐步培育起自己的LED“势力范围”。目前他的客户有几百家,有的仍只做节能灯,但也有和他一样,从节能灯开始转型LED产品。

  黄少松也对记者道出了LED经销商们的顾虑:“LED应用产品品牌很多,很难从中进行选择,即使选择一些品牌商,但目前也还没到品牌效应发挥作用的时候,且品牌商的价格相对较高,市场竞争力并不强。另一方面,经销非品牌的产品,在短时间内有价格上的优势,但又担心未来被淘汰。”

  不仅非品牌商与品牌商之间存在价格竞争,目前品牌商之间的竞争也非常激烈。据悉,在三星发布单价15美元的60瓦取代型LED灯泡、Cree推出10美元的40瓦取代型LED灯泡后,欧司朗也宣布将于6月份在欧洲市场推出低于10欧元的LED球泡灯,而国内二线照明品牌中的同类LED球泡灯已经跌破30元人民币,勤上光电在今年首次全国招商大会上,更是推出33元的T8灯管和12元的5瓦球泡产品。

  这种顾虑也反映到A股市场上,投资机构在评估LED业回暖、投资LED公司时,也显得犹疑和进退两难。“大家对LED业的回暖关注较多时,总担心行业会出现产能过剩,所以迟迟不敢买入。”4月下旬,某公募基金的一位基金经理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4月份前的交易“龙虎榜”显示,机构席位常常成为LED公司股票的卖出主力。

  从5月份开始,局面似乎发生改变,LED照明板块的“死水”表现被打破,板块内公司股价联袂崛起。然而这些公司共同经历了先暴涨、再暴跌、又暴涨的走势,隐藏其间的机构博弈和分歧浮出水面。

  沪深两市交易公开信息显示,机构对LED板块的态度不一致,逐步由集体抢筹演变为多空互博。鸿利光电、长方照明和聚飞光电最具代表性。在股价大涨后,鸿利光电5月16日、17日、20日、22日的“龙虎榜”数据均显示机构资金“分道扬镳”;聚飞光电5月16日被抱团买入,5月17日便被集体卖出;三安光电在获得机构资金抢筹后,也出现了机构操作方向的较大分歧;瑞丰光电等几家公司则遭遇持股5%以上股东或高管减持。

  即使5月24日LED公司再次集体暴涨,也未能掩盖这种分歧。当日上榜的六家LED照明公司中,仅有德豪润达、茂硕电源获得机构席位步调一致地买入,阳光照明、南大光电则被机构席位结队卖出,雷曼光电和勤上光电的前五买卖席位中未现机构身影。业内人士表示,交易数据表明机构资金开始进一步向产业链上游筛选投资标的。

  从中长期来看,LED照明市场仍趋于乐观。中信建投引用的Digitimes数据显示,2015年之前中国大陆LED照明产值年均成长率将达30%。

  “今年将是LED室内照明元年,”广东省照明电器协会会长全健表示,商业照明市场今年呈现明显爆发态势,民用照明市场可能在2015年爆发。宏源证券的数据也显示,LED照明面对的是万亿级通用照明市场,仅白炽灯替代市场每年就将新增120亿只以上灯源需求,因此LED照明市场渗透空间巨大,其千亿级市场有望爆发。

  尽管品牌厂商LED产品的价格竞争力仍显不足,但面对长远的市场前景,行业龙头公司开始对民用市场的营销渠道精耕细作。深圳市LED产业联合会秘书长李洪成表示,LED属于民用消费品,最重要的还是要进入到普通民用家庭。虽然在短期内,消费者可能会对产品的价格比较敏感,但长期来看,随着产品价格的不断下降,加之重视长远回报的运营模式盛行,LED照明消费属性仍然取决于照明企业的品牌。

  在下游经销商的长远计划中,对品牌LED的经营目前也处于必不可少的培育阶段。“非品牌LED产品对品牌商的冲击肯定存在,现在销售终端看重的还是价格因素,因为品牌效益不显著,别人当然选择价格便宜的产品。我现在代理品牌产品,能做到100万的销售额,其实那些不做品牌的经销商,也能做到几百万。现在选择一条长期发展的路数,跟随品牌的成长将自己做大做强。”黄少松如此表示。

  全健介绍,目前专门做LED应用的厂商并不多,大部分是中游封装厂商。由于以前没有渠道,为迅速把产品推向市场,他们开始从无到有地迅速建立自己的渠道。还有一种是借助外在或原有的销售渠道推广LED产品,如德豪润达收购雷士照明,佛山照明通过原有渠道推广LED产品。

  记者了解到,正是基于对民用LED照明市场空间的长远考虑,预计包括上市公司在内的LED品牌厂商的渠道战,将比低端产品市场的竞争更为激烈。

  目前,国星光电计划采取经销商加运营中心的销售模式;勤上光电今年开始在全国首次举行招商大会,参与的经销商达500多家;万润科技采取以直销为主、经销为辅的销售方式;德豪润达则通过收购雷士照明,再加上在国外的小家电渠道来推广产品。

  全健认为,随着相关技术的不断进步,LED产品价格会下降。而其传统照明的属性也意味着,一旦技术趋于稳定,LED照明的销售渠道也将变得非常重要。LED既有电子产品属性,又具有传统照明产品的特征,电子产品属性会使其遵循摩尔定律,产品价格下降终会实现。

  对此,勤上广电副总裁祝炳忠向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发展自己的经销商渠道,不是希望它马上能挣钱,而是先去卡位,为未来发展打好基础。”LED不同于传统照明,传统照明的渠道不同于电子行业的渠道,并不能立即转化成LED产品的优质经销商。

  “最怕刚热恋就分手,如果大家都对LED的未来看到了尽头,想象空间就没有了,长期投资价值也会打折扣。”一位基金研究员在谈到LED公司股价受“成为第二个光伏”说法影响而出现波动时,对中国证券报记者如此表示。

  LED产业近期是否会成为“第二个光伏”引发市场讨论,在广东省加大对LED照明支持力度的同时,深圳市发改委于今年3月废除了《深圳市LED产业发展规划(2009-2015)》,由于《规划(的废除让各方联想到“光伏”过剩的惨烈景象,LED行业是否刚刚回暖就会涌现泡沫,引起各方关注。

  记者在调研中了解到,多数业内专家和企业不认同LED会成为“第二个光伏”的说法,主要原因在于LED行业有着广阔的民用化市场需求,LED照明的替代效应将为行业发展提供广阔的市场空间。

  深圳市LED产业联合会秘书长李洪成表示,深圳市废除《规划》不足为奇,LED技术发展突飞猛进,2009年制定出的深圳LED产业发展规划对于现在LED产业发展的诸多方面已经不再适用。深圳市LED规划在其他相关政策中都被涵盖,规划已失去实际指导意义。

  而民用照明市场的启动或加快政策扶持“断奶”。国信证券研究报告提出,在2011年以前,各地政府鼓励企业投资LED产业,在下游照明需求未如期开启的情况下,造成最近两年LED行业产能相对过剩的局面。但LED企业的困境是暂时的,这将随着照明市场的大规模开启而得到化解。

  “无论如何,LED不会步光伏后尘,光伏产业是两头在外的市场,上游技术和消费市场都在国外。而LED不同,虽然目前上游芯片还主要以国外为主,但是在室内照明中小功率这块领域,国内公司已经具有非常高的性价比,至于消费市场,国内市场规模巨大,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市场之一。”广东省照明电器协会会长全健表示。

  “断奶”并不可怕,对于一些居于LED行业下游的中小企业而言,他们更期待市场环境完善。中山市LED商家陈老板对记者表示,事实上真正得到政策扶持的企业还是少数,绝大多数LED企业都是在市场里打拼出来的,现在行业已经度过初创期,在公共照明领域,政府采购可以提高公司的盈利能力,但民用市场才是未来的发展方向。因此,在这个领域,政府就不需要过多插手行业发展,应该给予企业公平竞争的机会。

  全健称,政府政策扶持对LED行业的发展作用值得肯定,通过财政补贴等方式,加快了我国LED发展的进程,使得国内诞生一批比较优质的LED企业。但是政策支持还需要注意两点:一方面,各地政府支持LED行业要适度,要井然有序,不可无序竞争,否则会导致产能过剩;另一方面,扶持政策要落实,不能是纸面上的文件。

  除国内民用照明市场启动外,海外需求的增长也十分强劲。招商证券研究报告认为,从LED照明产品出口数据、海外龙头公司一季报营收增长以及国内公司在手出口订单等方面情况来看,海外LED照明市场需求向好日趋明显,利好出口业务弹性较大的企业。

  同时,随着全球主要国家和地区相继出台政策法规淘汰白炽灯,LED照明迎来越来越大的发展空间。欧盟、日本于2012年便全面禁止使用白炽灯,美国、加拿大从2012年至2014年逐步淘汰大多数白炽灯。中信建投研究报告显示,日本市场2015年LED照明渗透率或达到73.8%,韩国LED照明产值2015年或达78亿美元,为2012年的5.6倍。2015年全球LED照明市场将达442亿美元,渗透率为38.6%。外围环境的走好为国内LED产业提供了乐观预期。

  业内人士表示,就国内来看,深圳市废除LED产业发展规划主要体现在供应层面,政策的退出有利于产能结构的整合和优化。而在需求层面,各地对LED照明的扶持仍有望继续。如广东、福建均在加快推广LED照明改造,江西省出台的《江西省节能减排“十二五”专项规划》,要求2015年公共机构全部使用高效照明灯具,对LED照明的普及将形成有力推动。

分页:
相关链接 Correlation Link
最新OA界面 New Article
  • 06-08
ASP
ASP
ASP
栏目热门 Class Hot
栏目推荐 Class Commend
版权所有:乐虎国际e68 2016-2018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