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LED装配

低端LED行业:巨头“倒”在低价竞争路上

日期:2018-08-27 15:56:35 点击:0 来自:本站 作者:

  2013年7月2日,张伟琦老远看到中山市雄记灯饰厂(以下简称雄记厂)外围着一圈人,心里立刻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雄记厂为中山古镇少数几家规模过亿元的LED企业。张伟琦是雄记厂的供应商,这天,他来到雄记厂,准备拿回近三个月的货款。

  “老板‘跑路’了”。人群中不知谁告诉张伟琦,在欠下几百名工人的工资和几十名供应商的货款后,雄记厂的老板谢映雄及其家属现在已经不知所踪。张伟琦顿时傻了眼,自己20多万元的货款可能一分钱都追不回来了。很快,雄记厂老板跑路的消息在这座有着“中国灯饰之都”美誉的中山古镇炸开了锅。

  记者在中山调查发现,如此规模的一家大厂,毫无预兆地倒闭,令古镇的不少灯饰企业主觉得不可思议。而一切仿佛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多个供应商告诉记者,雄记厂以生产低端LED灯具著称,在不顾质量的基础上拼命压低售价,最终让自己走入了死胡同。

  6月初,高工LED在广州举行了一场高峰论坛。在论坛上,有专家表示,现在LED行业鱼龙混杂,未来几年,市场仍将面临洗牌,可能有50%以上的中小企业会在竞争中退出。

  据古镇镇政府官网介绍,从1982年发展至今,当地已形成了以古镇为中心,覆盖周边三市11镇区,年产值超千亿元的灯饰产业集群,成为世界性几大灯饰专业市场之一,是国内最大的灯饰专业生产基地和批发市场。全镇拥有灯饰及其配件工商企业1.27万家,2012年,灯饰业总产值达158.1亿元,占全国市场份额的60%以上。

  雄记厂则是这一万多家企业中为数不多的销售规模过亿元的企业。近两年,随着LED大潮在全国各地蔓延,该厂也从传统灯转为生产LED灯。

  7月1日,供应商罗子鸣还给雄记厂送了两万多元的货物。7月2日上午,雄记厂又打来电话,要罗子鸣再送一些(货物)。谁知7月2日下午,就传出了老板跑路的消息。

  古镇宣传办给记者的一份新闻通稿称:7月2日下午16时许,古镇综治办接报,中山古镇某灯饰厂经营者谢某疑似逃匿,涉嫌合同诈骗及拒不支付劳动报酬,致使供应商及工人聚集于该厂。

  7月4日,记者在雄记厂外看到,警方正把一箱箱库存产品装车,然后运走。多名工人仍在门外,等待政府部门关于工资的处理意见。

  罗子鸣在雄记厂老板跑路前并未觉察出任何异样,但据工人介绍,6月27日,大家已经没有具体的事情做,很多人在车间里玩手机。张伟琦主要向雄记厂供应LED灯的灯头。“都是血汗钱,他这一跑,我一年就白干了。”他向记者提供了一份雄记厂供应商的名单,在这份名单上,雄记厂共欠下40多名供应商的数千万元货款。

  “我们供应商简单地计算了下,欠款总额估计在5000万元以上。”张伟琦说,他还不是这些供应商中最惨的一个,有好几个人被拖欠的货款都在400万元以上。

  雄记厂在古镇主要做低端产品,在行业内,这种产品被称为“烂货”。“烂货”的显著特征是价格非常便宜,但产品质量根本没有保障。

  罗子鸣则是雄记厂的LED灯罩供应商。他告诉记者,雄记找他采购,都是选择最低端的产品。这样,雄记能够以极低的价格出货,从而迅速占领市场份额。

  据供应商介绍,雄记开始的灯具价格还稍微有些理性,以3W的LED球泡灯为例,售价在5元左右,这个价格还有些微薄的利润,但到后来,雄记开出的售价只有3.8元。供应商们合计,这个价格连成本都没法弥补。

  张伟琦说,雄记厂选择这样的一条路,也是无奈。古镇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产业配套已经相当成熟,几乎任何零配件、材料都能在这个镇上采购到。“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买不到的。”他说。

  这种全产业配套使得进入这个行业的门槛非常低。租一间厂房,买几把烙铁,从镇上采购回需要的配件,回家进行简单组装即可。在古镇,记者随处都能看到这样的作坊式企业,有的还有个招牌,有的则无任何标识。古镇的官网资料也显示,全镇已登记注册的个体工商牌照超万家,超过六成的家庭成为大大小小的企业主。

  张伟琦说,门槛太低,进入的企业就非常多,这样为了能卖出去东西,大家就只能进行恶性的价格竞争。“没有最低,只有更低。”在采访中,一位灯饰企业主对张伟琦的说法感同身受。

  佛山照明灯具协会会长吴育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中山3块多钱就能买到一个球泡灯,而有的地方这种类型的灯可能要卖几十元甚至上百元。

  一方面要做低价格,另一方面又要赚钱,这样,一些企业就在产品质量上做起了手脚。张伟琦说,以灯头为例,一个质量合格的灯头成本最少要8分钱,而有的厂家8分以下就出货,以这个价格出货的,很可能就偷工减料了。

  据张伟琦介绍,最开始灯头的顶端用的是玻璃材料,这种材料耐高温,但生产设备昂贵,一套需要几百万元,玻璃上面还要焊锡,工艺复杂。

  后来古镇的一些企业开始以塑料代替玻璃,这样不需要焊锡,生产设备也只要20多万元。玻璃材料能耐五六百度的高温,阻燃性好。塑料也分耐高温的和不耐高温的,一开始大家还用耐高温的塑料,后来有企业就用不阻燃、不耐高温材料。这两种塑料的区别在于,耐高温塑料每吨价格在2万到3万元间,而不耐高温材料一吨只要8000元。

  张伟琦说,除了灯头顶端的材料不同,灯头金属壳的厚度也不同。有的为了节省成本,就尽量降低金属壳的厚度,结果手一捏就凹下去了。在他眼中,这种东西根本就不合格,是不能拿出来卖的。他说,其实很多人也知道,这种做法不是长久之计,但在白热化的竞争中,你不做有别人做。

  雄记厂跟不少古镇的企业一样,陷入到了这种低价恶性竞争中。该厂有工人向记者反映,除了采购价格低廉的配件外,工厂甚至还会省去一些工序,以进一步降低成本。这样的后果便是产品质量根本没有保证。记者获得的一个未经证实的说法是,雄记厂的一些LED灯用不了20个小时就坏掉了。

  据了解,用这种方式,雄记厂的销售规模迅速上升至古镇前列,但其售后却严重跟不上,产品质量形象不断受损,最后发展到以低于成本的价格销售产品。

分页:
相关链接 Correlation Link
最新OA界面 New Article
  • 06-08
ASP
ASP
ASP
栏目热门 Class Hot
栏目推荐 Class Commend
版权所有:乐虎国际e68 2016-2018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AG